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人文艺术 > 人物故事 >

“江南第一宰相”钟绍京传略

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admin 发表时间:2012-03-19 00:51 点击:

公元710年,大唐中宗景龙四年。大唐帝国在这一年又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。李唐的国号才刚刚从“武周”改过来没过多久,就又要面临新的选择。

事情还得从唐中宗李显说起。

李显这人其实很窝囊。虽然窝囊,李显却当了两回皇帝。头一回是在弘道元年(公元683年)十二月,唐高宗李治病死,李显以太子身份被母亲武则天推上了皇帝的龙椅。本来这把椅子不属于他,但在他两个哥哥一个被母亲诛杀、一个被母亲废为庶人后,这龙椅就让他坐了。可屁股都还没坐热,就又被母亲赶了下来——武则天自己要当皇帝。嗣圣元年(684)二月初六戊午日,中宗被贬为“庐陵王”。不久,又被赶出了长安。虽然武则天第二天就立李显的弟弟李旦为帝,但所有军国大事均操在武则天手里。终于,武则天不再遮遮掩掩,自立皇帝,号曰“圣神皇帝”,改国号为周。

被贬的李显先后被软禁于均州、房陵,过了14年非人的流放生活,身边只有妃子韦氏陪伴。两人相依为命,尝尽了人世的艰难。在流放房州时,他们生了一个女儿,出生时是李显“解衣以褓之”,所以“名曰裹儿”。这个裹儿,即是后来的安乐公主,李显和韦氏都非常溺爱的小女儿。

在14年的流放生活中,韦氏是李显唯一的依靠,而裹儿,则是他们最大的慰籍。一天,李显深情地对他们母女发誓说:“一朝见天日,誓不相禁忌。”意思就是说,假如有一天我能重登皇位,一定满足你们的任何愿望。

李显果真等到了重见天日的日子!

武则天晚年终于明白一个道理,那就是:自己死后,如果要使国号继续姓武,就得把皇位传给武姓,而武氏如武三思之流只是自己的侄子,天下哪有皇帝给姑姑立庙祭祀的道理?而如果把皇位还给儿子,则自己是皇妣,仍然可以与高宗皇帝一起配享宗庙!于是,李显有了第二次做皇帝的机会。

圣历元年(698)腊月,李显被武则天召回京城,重立为太子。神龙元年(705)正月,重病中的武则天传位于李显。复位后,中宗马上立韦氏为皇后,并以不可理喻的方式补偿韦氏和安乐公主所受的流亡之苦。在李显的纵容下,韦后大肆弄权,骄奢淫逸。她不仅“优宠亲属,内外封拜”,还勾搭上好些大臣,连原来中宗最大的政敌武三思都成了她的情夫。有一次,她把武三思叫进宫来,当着中宗的面,把武三思叫上“御床”,两人在“御床”上玩一种叫“双陆”的棋子赌博,而那个中宗皇帝竟傻乎乎地在一旁给他们数输赢的筹码!更要命的是,随着中宗对她的一味纵容,她竟想着有朝一日能像她的婆婆一样当女皇!

而公主裹儿,也是“恃宠骄恣,卖官鬻爵”,势倾朝野。这个安乐公主常常先写好了诏书,掩住正文拿去让李显盖印,而“帝笑而从之,竟不省视”,竟然连诏书的内容是什么都不看就盖印生效!李显对女儿放纵的结果是裹儿“又请自立为皇太女”!

这真是千古“一请”,这个刁横丫头竟也要做女皇!——也是,女皇帝奶奶做得,母亲要做,为何裹儿就做不得?

可叹李显对这一切竟都是“笑而从之”,以为都是小孩子玩的把戏。

但韦氏玩的不是小孩子的把戏,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做女皇帝;小女儿也不再是那个只顾撒娇的裹儿,而是铁了心要当“皇太女”的安乐公主。纸终究包不住火,韦氏母女的骄奢淫逸,以致“天下咸嗟怨之”。

景龙四年五月,许州司兵参军燕钦融上书中宗:“皇后淫乱,干预国政,宗族强盛;安乐公主、武延秀、宗楚客图危宗社!”中宗亲自召燕钦融来京诘问,韦后一党竟当着中宗的面,喝令卫士将燕钦融摔死在大殿上。中宗看了“怏怏不悦,由是韦后及其党始忧惧”。韦后怕中宗进一步查究她的淫乱之事,觉得到了必须动手的时候了。

韦氏有两个男宠,一个是散骑常侍,叫马秦客,因为懂点医术,得幸于韦后;一个是光禄少卿,叫杨均,因为很会做菜而得宠。这两个因为怕与韦氏偷情的事被中宗发现,就与韦氏、裹儿合谋,下毒在馅饼中送给中宗吃。

六月初三壬午日,在神龙殿批阅奏章的中宗毫无戒备的拿起毒馅饼就吃,不一会儿就口吐白沫,死了,死在了他百般骄纵溺爱的妻女手上。

中宗是死了,但韦氏却不敢马上称帝,因为,在她称帝的路上还有许多绊脚石。裹儿的“皇太女”也不敢马上就封,因为,尽管韦氏唯一亲生的儿子李重润,早已被他的奶奶武则天杖毙了,但裹儿还有其他同父异母兄弟。韦氏一党密谋之后,决定做如下事情:一是暂时封锁中宗的死讯,秘不发丧;二是先立中宗最小的儿子李重茂为帝,韦氏临朝称制,效仿武则天故事;三是调兵五万到京城以防不测;四是把朝廷、军队的所有重要职位全部安插上韦氏子弟、亲信。

一切安排妥当之后,六月初五甲申日,韦氏始为中宗发丧。初八丁亥日,韦氏立年仅16岁的李重茂为帝(即少帝),临朝摄政,改元唐隆。一时间,“京城恐惧,相传将有革命之事,往往偶语,人情不安。”

此时,最为紧张不安的,除了韦氏外,还有一家人,那就是中宗的弟弟、相王李旦和他的儿子们。综观时局,韦氏和李旦都非常清楚,李旦是最有实力和威望与韦氏争夺帝位的人,是韦氏称帝最大的障碍。

韦氏集团和李旦集团的争斗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紧要关头。俗话说:“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”。最先下手的是李旦的三儿子、临淄王李隆基。

六月二十一庚子日,傍晚时分,身穿便衣的李隆基带着前朝邑尉刘幽求等几个人,偷偷溜进了皇宫内苑,敲响了宫苑总监的官署大门。

此时,宫苑总监钟绍京正在宅内徘徊,焦急地等待着李隆基的到来。“笃,笃,笃——”而当他终于听到这一声声沉重的敲门声时,却又变得不知所措起来!

他非常清楚李隆基是来干什么的。他知道,李隆基今晚要做的是一场捅破天的大事,是要从这里冲进宫去“诛韦逼宫”!他心中剧烈地斗争着:开门,还是不开?他非常清楚,李隆基的实力与韦党实在相差太远了,一切军政大权都握在韦党手里,政变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。要是自己跟着李隆基侥幸成功了,自己当然是大功臣;而如果政变失败,谋反大罪不仅将毁灭自己,还将毁灭自己一家老小几十口,株连三族!

但想到国家,想到大义,钟绍京深知,又实在只有“诛韦”一条出路。钟绍京知道,如果让韦氏篡位成功,刚刚从“武周”恢复过来的李唐天下,不知又将乱成什么样子,不仅天下动荡,百姓涂炭,就是自己这个“宫苑总监”也难以“独善其身”!

正在两难之际,夫人许氏在旁看出了钟绍京的疑虑,就对他说:“老爷,不必烦躁!妾身听说,忘记危险、舍身为国的人,一定会得到神明的保佑!而且你都已经参与临淄王他们的谋划了,你现在就是想不跟他们走,又哪里还脱得了身呢!”许氏的话坚定了钟绍京的决心,他毅然打开大门,把李隆基他们迎了进来。

与此同时,钟绍京命令属下按原计划马上集合宫馆、园池中所有工匠、仆从,有斧的抡斧,有刀的操刀,没刀斧的就拿锯子、铁尺,把能找的人全部找齐,带上器械,集中待命。功夫不大,钟绍京就集中了200多人。

看着钟绍京集合起来的这支手执刀斧锯尺的“斧锯军”,李隆基非常感动,他拉着钟绍京的手,非让他坐到自己身边不可!他从钟绍京这支“斧锯军”身上看到了勇赴国难的气概,看到了百姓对李唐的拥戴!

其实,李隆基早就与钟绍京暗中联络好了。

李隆基的“诛韦”计划,并没有同他的父亲李旦商量,而是首先同他的姑姑、李旦的同胞妹妹太平公主密谋。太平公主听了他的计划,非常赞同,还把自己的儿子薛崇暕叫来,让他跟着李隆基一起干。“诛韦”政变前,有人跟李隆基说,是不是该请示相王,李隆基急忙制止说:“我们这些人是拿性命来拯救国家、拯救社稷,如果我们成功了,就把功劳全部归于大王;要是事败了,我们就以身殉国,不能连累大王。现在如果去请示大王,大王知道这事太凶险,肯定不让我们干,这岂不坏了我们的大事?”所以“诛韦”之事,李旦始终是蒙在鼓里的。

李隆基知道,政变要成功,关键有两个:一是必须要有军队,二是要有内应。李隆基很快策反了羽林军的万骑营,而选定的内应就是身居皇宫内苑的宫苑总监钟绍京。李隆基带着刘幽求等人潜进宫廷内苑,就是要以宫苑总监钟绍京这里为临时指挥部发动“诛韦”政变。

天渐渐黑下来,万骑营的军官葛福顺、李仙凫等人都先后到了,向李隆基“请号而行”。看看接近二鼓时分,一道流星划破天幕,流星雨纷落如雪。刘幽求指着这道流星说:“这是天意啊!天星落就是韦党灭!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,动手吧!”

葛福顺首先拔剑冲入羽林营,带人杀了韦氏刚刚安插到万骑营来的将军韦璿、韦播及中郎将高崇。葛福顺举着这三颗血淋淋的人头,对羽林军士高喊:“韦后毒杀先帝,妄图做女皇帝!今晚我们要扫平韦党,立相王为皇帝,以安天下!如果有胆敢帮助韦氏逆党的,罪灭三族!”羽林军士本来就恨韦党,听葛福顺这么一鼓动,“羽林之士皆欣然听命”。

葛福顺一边整肃万骑营,一边派人把韦璿等人的头颅送给李隆基验明正身。正焦急等着消息的李隆基,亲自取火把验看,确认这是韦璿等人的首级后,大喜。他知道,万骑营已经拿下了。在钟绍京“斧锯军”的护卫下,李隆基立刻带领刘幽求等人走出宫苑南门。李隆基命令葛福顺率左万骑攻玄德门,李仙凫率右万骑攻白兽门,攻至凌烟阁汇合,李隆基则率钟绍京的200余“斧锯军”冲到玄武门前,准备破关而入。三鼓时分,凌烟阁前喊声大作,李隆基知道葛福顺、李仙凫已经得手,即命令“斧锯军”的工匠们拿斧锯砍开玄武门,攻向太极殿。

这时,宫中卫兵都在太极殿守卫中宗李显的灵柩。这些卫兵听见外面的喊杀声,也都喊起来。韦皇后吓得六神无主,慌不择路逃入飞骑营。不想飞骑营甲士正想杀她请赏,见她仓惶跑来,一刀杀了,提了头就去找李隆基报功。安乐公主正在照镜画眉,眉未落笔,镜子里照见一把雪亮的大刀掠来,只觉脖子一凉,皇太女也做不成了。安乐公主的后夫、附马武延秀逃到肃章门外,也被一刀宰了。

等到钟绍京等人保护着李隆基,斧关斩将,杀到太极殿时,只见新立的少帝李重茂躲在殿角瑟瑟发抖。刘幽求手握血剑,目光炯炯瞪着新皇帝,对李隆基说:“我们大家约好,今天晚上就拥立相王位登大宝!”说完就要扑杀李重茂。李隆基急忙制止,喝令羽林军继续在宫中搜杀韦氏党羽,不能有一个漏网之人。

李隆基一边安慰着李重茂,一边命刘幽求等人就在太极殿中草制一道道诏书,然后以少帝李重茂的名义立即颁发出去,命钟绍京等人及时接管枢要,掌控朝局。

李隆基以少帝李重茂名义颁发的第一通制书,就是封他李隆基为平王、接掌左右厢万骑、总揽宫廷警卫;封薛崇暕为立节郡王;封钟绍京为银青光禄大夫、行中书侍郎、颍川郡开国公;封刘幽求守中书舍人、参知机务、中山县开国男。

这道制书也是钟绍京参与“平韦”以来所接的第一通制书。这道制书发出的时间是六月二十一日亥时。当晚,刚被任命的钟绍京就即刻以“中书侍郎”的身分向相关方面、受封人等宣示一道道政变诏书。

任免朝廷要员的诏书一道道发出去,搜诛韦党的捷报一道道报过来,忙到天亮,宫廷内跟韦党有牵连的全都斩杀殆尽。这时,李隆基才整理衣冠,带着钟绍京、刘幽求等拜见相王李旦。李隆基先向老父亲请罪,说明不请示就兴兵的原由。惊魂未定的李旦抱着这个三儿子哭道:“社稷宗庙没被颠覆,都是你之力啊!”

分享到: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 更多>>
网站简介 - 联系我们 - 稿件投递 - 赞助我们 - 隐私保护 --友情链接 - 网站地图 - TAG标签 - RSS订阅
Copyright ©copy; 2011-2017 钟氏宗亲网 版权所有  赣ICP备1600080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