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人文艺术 > 人物故事 >

枪声远去了——狂放钟伟

来源:安徽钟氏论坛 责任编辑:admin 发表时间:2012-04-14 01:20 点击:

林彪打仗,经常直接指挥到师。在东北战场上,被他指挥最多的部队,是1纵的1师和2纵的5师。1师就是后来被称为“万岁军”的主力,而5师的情况却鲜为人知。

1949年10月,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军区司令部编写的《东北三年解放战争军事资料》对5师评价如下:

“该部队系东北部队中最有朝气的一个师,突击力最强,进步快,战斗经验丰富,攻防兼备,以猛打、猛冲、猛追,三猛著称。善于运动野战,攻坚力亦很顽强,为东北部队中头等主力师。”

在东北野战军十二个主力纵队三十六个师中,这个评价是最高的头等主力师师长的名字叫钟伟

与枪声结下了不解之缘

崇山峻岭中突然涌出一条清流,清流在这里画了一个半圆,把一座小山围了起来,河湾的直径有几公里。于是,一座山城就在这里出现了,城市的街道逐渐顺着山坡由低向高发展,填满了原先的沟沟坎坎。山城因这条河湾而得名--平江。

公元1911年10月10日,在平江城外的一间平房里,你挥舞着小手“哇哇”大哭地来到了人间。突然,哭声嘎然而止,你睁开又黑又亮的双眼,一动也不动,似乎在聆听着什么。

这一天对于每一个中国人都具有特殊意义。如果从平江向西北移动径纬各二度,你便会听到响彻武昌城头的猛烈枪声。这一天,辛亥革命的枪声震惊了中国。从这一天起,民主主义革命的枪声蔓延了全中国。也正是从这一天起,连绵不绝的枪声在中国持续达半个世纪之久。

钟伟一生的命运似乎注定与枪声结下了不解之缘。1928年7月22日,在这个中国共产党著名的日子里,平江城突然枪声大作。城里的群众潮水般地涌向城外,纷纷逃难。而此时的钟伟,却头戴草帽,手挎菜篮子急急奔向那枪声响起的地方。那时钟伟才17岁。

这一天,彭德怀、滕代远在平江组织和发动了著名的平江起义。因起义时间仓促,起义部队当时没有与平江党组织联系上。起义的枪声响起后,隐蔽在钟伟家的地下党袁克歧,断定城里出了大事,便派钟伟进城了解情况。

“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听到枪声。”钟伟回忆那天情景时并没有自豪,也没有炫耀,而是一种内疚的语调:“开始我以为是谁家办红白喜事放的鞭炮呢。当听袁老师说是枪声时,虽然嘴里没说,心里却象藏着一只小兔子,只跳只跳的。我是硬着头皮进城了解情况的,后来大家都说我勇敢。其实我那天害怕的腿肚子都发抖了。世界上没有天生勇敢的人!”

钟伟把进城了解的情况告诉袁克歧后,他们马上组织南乡一带群众,抬猪送菜,慰问起义部队。

谁会想到当年听到枪声腿肚子都发抖的钟伟,后来竟成了红军队伍中的一员猛将。  

枪声意味着什么

当钟伟第一次参加战斗时才明白枪声意味着什么--那是红军围困南昌的战斗--钟伟藏在一堵墙后面。因为钟伟是新兵,连长叫钟伟在后面掩护他们进攻。钟伟把胳臂肘紧贴着在地上,顺着枪筒向前面望去。战友们冲上去了。突然,右侧出现一群敌人反击,其中一个头戴大盖帽的军官挥舞着手枪。这是钟伟第一次见到这么近的敌人。钟伟望着表尺缺口内的准星,对准了那个挥舞手枪的军官。钟伟轻轻一扣板机,这种步兵火器射击后使枪身朝后滑动,枪托在钟伟的肩头狠狠地撞了一下。钟伟清楚地看到,他的头一歪,扑倒在地,他左臂压在身下,握手枪的右臂伸出在脑袋前方......

在这整个过程中,在那使钟伟嘴巴喉咙发干的恐惧中,钟伟做了该做的事,虽然那意味着一个生命的毁灭。同时,钟伟也体会到在激烈的枪声中那种使人嘴巴发干、排除了恐惧并排除了其他杂念的兴奋和狂喜。

如果枪声只意味着死亡那就太简单了--由于钟伟在第一次战斗的表现,这时钟伟已经当上了排长--敌人冲上来了。钟伟命令身边的一个机枪手,转动枪口连放。把敌人打退后,钟伟手抹一下脸上的汗珠,一歪身就睡着了,一连十几天的恶战,钟伟已经疲劳到极点。冲锋号一响,两军又混战在一起。子弹打完了,用大刀砍,用枪托打,用石头砸,用牙咬。夺回一块阵地,敌人反冲过来又失掉,再次冲锋又夺回来。身负重伤的战士爬到前边用身体作工事掩护战友;一位双腿炸断的战士,打完子弹,便把步枪扔给后面的人,宁死也不愿丢失武器;一个伤员拉响怀中的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了。

这时的钟伟已经没有兴奋和狂喜,而只有愤怒和仇恨。士兵们看到,钟伟象一头发怒的狮子,提着一口大刀,冲进敌人堆里左冲右杀,许多敌人的脑袋象落了蒂的西瓜从肩头落下来......

直到这一仗打下来,钟伟才真正理解了枪声的意义,战争的意义。全连一百多人,死伤过半,敌人丢尸遍野--这是两群人为了求生而进行的相互残杀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残杀。

象这样的战斗,钟伟究竟经历了多少次?我们已无法统计了。在钟伟的档案里,我们看到的是一长串数也数不清的战斗名字--红军时期有:长沙、南昌、泉上土堡、朋口、连城、洋口、延平、顺昌、沙县、泰宁、太阳嶂、广昌、大寨脑、高虎脑、万年亭、土城、赤水、娄山关、会理、关上村.......,抗战时期有:四望山、罗山、朱堂店、严家桥、银屏山、三官殿、汤家沟、老张集、淮阴、高沟.....,解放战争时期有:务欢池、四平、金山堡、靠山屯、黑林子、昌图、娘娘庙、彰武、文家台、五道屯、长春、铁岭、苏家屯、沈阳......

还有一个记录是,1930年7月15日,钟伟发动和组织了52名当地少先队员参加红军,军政治部经过严格挑选,留下钟伟和另外15人在军政治部当宣传队员。而到了战争结束后,这52位平江青年仅余钟伟和张政宪两个完人,还有一位钟赤兵在战火中失去了一条腿。

“战场是你的乐园,枪炮是你的玩具”

“咚、咚、咚......”这是汉阳造步枪的声音;

“啪、啪、啪......”这是三八式步枪的声音;

“哒哒哒哒......”毫无疑问,这是机枪连发的声音,德国的沉闷,美国的响亮,苏联的听起来和我们放鞭炮的声音一样。

是的,枪声就是残杀。而这时--当钟伟成为高级指挥员时,钟伟对枪声又有了另一番的认识和理解。一位作家曾经这样写钟伟:战场是你的乐园,枪炮是你的玩具,硝烟是你的最清新的空气,弹啸是你最倾心的音乐。被当代青年称为“三等残废”的平江人钟伟,就是为了军人的事业降生到这个世界的。走向战场,就象杰出的乐队指挥走向前台,挥动指挥棒,整个灵魂立刻就陷于陶醉般的兢兢业业之中......

让我们来看看钟伟指挥的两个战例吧――

先看看钟伟参加的攻克淮阴(苏北清江)的战例:“淮阴为伪28师潘干臣部全部约7000余人,另有伪县府及伪警卫人员千余人,以淮阴丈余高之城恒,环城的护城河堤和周围的高大建筑物为依托,并在各支撑点间筑有二至四丈高之炮楼,在各支撑点周围并筑有铁丝网、外壕等障碍物,构成纵横十余里的坚固防御,周围之乡区伪武装在附近集镇设立卫星据点,以保证城恒(土旁)的安全。

“此一战斗,10旅28团起到了决定性作用:敌人利用高大城墙的掩护,在城内实施机动和从城墙上向我射击,在敌人强大炮火这一情况下,我在墙外构筑射击台高出敌人城墙,限制敌人运动,压制敌人火力,保证了部队的机动和冲击。28团英勇顽强,发展迅速,伤亡少,缴获大,被命名为“清江部队”。

当时钟伟任10旅28团团长,在墙外构筑高出敌人城墙的射击台,就是钟伟的鬼点子。此役,钟伟率领28团不到5分钟即将东门城墙突破,攻进城内,猛扑敌军师部,当场击毙伪师长潘干臣。战后,钟伟被任命为10旅旅长。

再看看钟伟起了关键作用的东北文家台战例:“1948年1月2日,敌新5军军长陈达林率其195师、43师进到公主屯以北地区,与我6纵16师接触,遭到有利阻击。2纵奉命由彰武迅速进至公主屯以北地区,7纵进至公主屯以西地区,3纵进至以南地区,形成对公主屯之敌的包围。5日,各部队紧缩包围圈,将敌压缩于文家台等地区。

“钟伟指挥5师不顾五道屯方面敌军侧射火力之射击,大胆地向文家台逼近,并利用黑夜的掩护构筑了上千米的雪墙和雪道。次日佛晓,5师在对敌进行猛烈炮击后,即向敌发起冲击。敌人被打的晕头转向,四处逃窜,大部被我歼灭。其中,我两个排就俘虏了敌人1800余人。此役,5师和兄弟部队一起,获得俘敌新5军军长陈达林和一名师长,歼敌5000余人的胜利。”

在这一战例中“利用黑夜的掩护构筑了上千米的雪墙和雪道”,就是钟伟的“杰作”。当时,钟伟来到5师14团阵地前,看到部队在雪地里进攻,动作缓慢,十分困难,牺牲巨大。突然灵机一动,提出在雪地里挖多条弯弯曲曲的雪道,在雪道上滑行进攻。果然此招奏效。第二天进攻时,雪道上的水结成了一层薄冰,冲锋的士兵可以在上面飞快滑行,同时挖雪道时翻起的雪组成了一道道冰冻的雪墙,有效地掩护了我军士兵的进攻。

战后,东北民主联军改名为东北人民解放军,钟伟被破格提拔为12纵队司令员。

分享到:

相关新闻>>

    发表评论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   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    最新评论 更多>>
    网站简介 - 联系我们 - 稿件投递 - 赞助我们 - 隐私保护 --友情链接 - 网站地图 - TAG标签 - RSS订阅
    Copyright ©copy; 2011-2017 钟氏宗亲网 版权所有  赣ICP备1600080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