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人文艺术 > 钟氏文学 >

我爱我乡(钟叔河)

来源:湖南日报 责任编辑:admin 发表时间:2012-03-14 21:23 点击:

□钟叔河

今年满80岁,离乡65年,真的已经很久了。

久虽久,15岁前的故乡景物,那天岳书院用整块青石雕成的亮窗,走三阳街进城必过的鹰架桥,石碧潭对岸“开花一条线”的板栗树……仍不时出现在我梦里和心中。

如果不少小离乡,从小到老生活在本乡本土,石亮窗、鹰架桥、板栗树习见习闻,“乡”之前难加“故”,故乡景物便不会使我魂牵梦绕。对于我来说,这到底是幸运,还是不幸呢?老实说还真不好回答,但我始终记得:

是故乡记录了我少小时的游嬉歌哭。七八岁时同男孩们捞鱼虾捉螃蟹,同女孩们捕蜻蜓采野花,笑声不断。进初中后知识初开,又曾在汨罗江畔对月临风,发过些幼稚的感慨,甚至无端落泪。

是故乡承载过父亲对我的慈爱。县中教员多是父亲的学生,所以他常带我出校游玩,吃点东西,顺便查考学业;还曾给我指点,何处叫“秀野春光”,哪里看“碧潭秋月”,“平江八景”又还有哪一些。

是故乡留下了母亲勤劳的针线。抗战时穿土布,裁缝便是母亲,还有一年两双鞋。昏黄的桐油灯下,她一边打鞋底,一边用“古老话”鼓励我:“‘余蛮子,李次青,7篇文章钟昌勤。’平江出人,有钟昌勤,你也姓钟,要争气啊!”

是故乡给了我最初的智慧和经验。小学教“国语”的“张先生”油印丰子恺、叶绍钧的文章给学生作课外读物,初中教地理的“李先生”带学生用白纸板测验塘坝中水的透明度,培养了我对写作和自然的爱好,使我终身受益。

65年前,平江人家都有龛供着“天地国亲师”。老人告诉我,这是前清时的“天地君亲师”改的,改得好。好当然好,但是“天”、“地”、“君”、“国”隔我们毕竟远了点,“亲”和“师”就不同了。头发花白戴老花镜吃力看书的父亲,手指套着抵针攒劲打鞋底的母亲,一身粉笔灰在黑板上写字画图教我的“先生”,他们和天岳书院的石亮窗、三阳街的鹰架桥、坪上的板栗树……在一起,便是我心中的故乡——平江。

谁不爱父母,谁不爱恩师,谁不爱自己的“乡”——家乡和故乡呢?所有的人都属于乡,所有的乡都属于国,爱故乡也就是爱祖国了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相关新闻>>

      发表评论
  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     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      最新评论 更多>>

      新闻关注排行榜

      热门推荐 最新推荐
      网站简介 - 联系我们 - 稿件投递 - 赞助我们 - 隐私保护 --友情链接 - 网站地图 - TAG标签 - RSS订阅
      Copyright ©copy; 2011-2017 钟氏宗亲网 版权所有  赣ICP备16000808号